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继东的博客

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编辑,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等。

向继东,资深编辑,湖南溆浦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编辑文字,也写些文字。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历史深处有暗角》等。主编有“新史学丛书”、“回望文丛”、“亲历历史”、“名家精品年选系列”及《革命年代的私人记忆》、《公民的眼光》、《中国文史精华年选》、《中国杂文精选》等多种。曾任《随笔》特邀副主编。联系方式:xjd53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旧文】 傅国涌的写作  

2011-06-14 16:58:13|  分类: 夜读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继东

           (傅国涌是我敬佩的人。曾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见被别人传来传去,于是自己挂在这里)

     傅国涌算是很活跃的一位自由撰稿人,自2003年出版《金庸传》至今,已出版著作十余种。他的文章,不是美文;他的书,也许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著作。但可以肯定地说,其字里行间有对当下的急切关注,有三四十年代文人论政的风骨,常让人读到共鸣。

     傅国涌的写作大概始于上世纪90年代,写出过不少好文章。六年前,我曾参与其事的《书屋》杂志“生变”,主编周实先生去职。这份曾被视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刊物易主了,那些在该杂志上“慷慨激昂”的自由主义者没有人站出来说话,而傅国涌却站出来,写了篇短文——《沉默的耻辱》。记得文中有这么一段:

 

     “《书屋》两位办刊人被调离编辑部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期待着听到一种声音,期待着那些常常在该杂志上发表宏篇大作的名流学者们能站出来说几句话。尽管我也清楚,说了也没用,但重要的乃是说的本身,是公开表达自己的立场。然而,此时此刻,是一片沉默。对自由主义而言,重要的不是那些停留在纸上的苍白理论,而是守护最基本的做人准则,并在生活中躬身践行。如果在生活中选择犬儒主义的态度,甚至以种种似乎无懈可击的理由为自己可耻的沉默辩护,那么还有什么理由来支撑自己的所谓自由主义信念呢……”

 

      傅国涌此文是由丁东先生转来的。我读了,记住了“傅国涌”三个字。作为一个副刊编辑,我心里想,自己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作者!之后我们就联系上了,让他给我主持的副刊写稿。他去年出版的《笔底波澜——百年中国言论史的一种读法》的后记,就说到了我与这本书的缘起。

     在刚出版的《文人的底气》(云南人民出版社2007年1月)后记里,傅国涌交代说,自己的写作主要集中在近代史这一块,内容大致可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中国近代历史转型中的风云人物,如已出版的《主角与配角——近代中国大转型的台前幕后》;二是中国知识分子命运史,如《1949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三是百年中国言论史,已出版的有《追寻失去的传统》《笔底波澜》等。这三个方面,都是围绕近代中国转型期这个轴心的。他说,主题虽各有侧重,但他关心的东西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能不能过得更好,人们能不能在一个文明社会里像文明人类一样有尊严地面对世界?这也是他清楚地亮出自己写作的底牌。

 东方出版社去年出版他的历史随笔集《历史深处的误会》,其中有许多篇广为流传,如《“不得帮忙的不平”——浅谈鲁迅的屈原观》、《康有为的神话》、《跳出“周期律”——我对中国近代史的一点看法》等,都是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尤其是《孙中山的历史性遗憾》一文,更是令人吃惊不小。孙中山先生有哪些历史性遗憾?一是过分强调暴力,这有1920年1月与北大学生张国焘、康白情、许德珩等关于五四的对话为证。孙中山说:“你们反抗北京政府的行动是很好的;你们的革命精神也是可佩服的。但你们无非写文章、开大会、游行请愿、奔走呼号。你们最大的成绩也不过是集合几万人示威游行,罢课、罢工、罢市几天而已。如果我现在给你们五百支枪,你们能找到五百个真正不怕死的学生托将起来,去打北京的那些败类,才算是真正革命。”(《孙中山集外集》244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二是孙中山以各种特殊权益让予日本为条件,请求日本支持其革命,承诺“中国新政府可以东北三省满洲的特殊权益全部让予日本”,甚至“中日两国的国界……也可以废除”(《孙中山集外集》225-226页)。三是“二次革命”后,他在日本重组“中华革命党”,立党“首以服从命令为唯一之要件。凡入党各员,必自问甘愿服从文一人,毫无疑虑而后可”。其党章明确规定“凡进本党者必须以牺牲一己之身命、自由、权利而图革命之成功为条件,立约宣誓,永久遵守”,忽略了他所孜孜追求的自由、平等、人权理想,甚至以“革命”名义剥夺了大部分非党员的公民资格,为后来蒋介石当政时代的“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定下了基调。四是孙中山发动的辛亥革命失败了,二次革命失败了,护法运动失败了。在争取日本和西方列强支持不成的情况下,他倒向了苏俄,并以苏俄模式改组中国国民党,提出“以党建国”、“以党治国”、“党在国上”。 这也是后来蒋介石的“党国”的由来。1925年孙中山逝世了,蒋介石把他的“党国”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建成了一党专政的国民党政权,最终导致了败退孤岛的结局。傅国涌在文章中指出,这恐怕也是孙中山先生的最大遗憾。

傅国涌还年轻,他的写作也许有欠严谨和纰漏之处,但他重新梳理历史,竭力回到历史,还原历史,常常能从大人物的小细节中看出历史的玄奥和偶然,从看似尘封的历史中,得出耐人寻味的颠覆性结论。你可以不同意他的某些观点,但你不得不承认他在严肃地思考,不得不面对他所提出的问题。如电视片《大国崛起》总策划麦天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妥协”的理念,他看了就提出究竟是谁不愿意“妥协”这个问题,直至追问制约“妥协”的制度根源。

前不久,一位很有文名的人对我说起傅国涌,说他的文章没有同是自由撰稿人的A某某、B某某的文字好。我就说,A和B二人的写作基本上是纯文人的写作,或阳春白雪,或玩世不恭,再加点儿灵气;而傅国涌的文字浸透了忧患,笔下写的是过去,心里想的是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不是为当什么作家而写,也不是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写,而是直面当下的血性表达。他们的文章本来就不是一个路数的,所以不能用一把尺子去衡量。后来,那位朋友也基本同意了我的看法。当然,从学问家的尺度看,也许傅国涌要走的路还长。傅国涌也坦承:做学问,他一是没有客观条件,二是也没有必要去做,因为他不需要职称什么的。说到底,他是问题中人,不是学问中人。学术是学院里、书斋里的事,而他在生活中。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他就有什么样的文字。

鲁迅曾希望他的文字速朽。我们也愿傅国涌的文字早成过眼烟云。

                                                                                            2007年3月于长沙

                           

 

 

 

  评论这张
 
阅读(1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