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继东的博客

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编辑,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等。

向继东,资深编辑,湖南溆浦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编辑文字,也写些文字。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历史深处有暗角》等。主编有“新史学丛书”、“回望文丛”、“亲历历史”、“名家精品年选系列”及《革命年代的私人记忆》、《公民的眼光》、《中国文史精华年选》、《中国杂文精选》等多种。曾任《随笔》特邀副主编。联系方式:xjd53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只有真问题 才有真学问  

2011-08-02 11:51:13|  分类: 书里书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的风景:近现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后记

                                                       向继东 

我写得不多,但大都是认真的;说的是些常识,也是大实话。八年前出版第一本书,这是第二本。近十多年供职媒体,还编些书,都是做的嫁衣裳。有时动笔,也属偶然得之,或是有人索文债催促而为之。我有自己的研究计划和写作野心,并为自己的计划做了扎实的资料准备,无奈没有整块的时间,一直想写,却无法安顿心灵。看来,只有留待以后去做了。

年轻时我爱好文学,后来潜心于人文社科,尤其喜欢有思想含量的文史类书籍。钱穆、余英时、黄仁宇、唐德刚等都读,但我更喜欢读钱穆。我觉得,真正的大家,就是能把艰涩而深奥的道理,用最简洁的话语说出来,如面谈,不玩高深,不拉架子。这也是我之所以喜欢钱穆的原因。尽管,我不赞同钱穆先生的一些观点,但并不妨碍我喜欢他:于平实中见大智慧。

钱穆先生的融会贯通是不容易学到的,必以渊博的学识为背景。今生今世,我辈无法望其项背,但尽力把自己的文章写得明白一点还是可学的。收入本书的文字,大都在报刊发表过,但受言论空间的限制,有些篇什发表时不得不有所删节。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版本,我已做了些恢复工作,但还是有不少篇什找不到原始文本了,只能留下一些遗憾。尽管如此,细心的读者也许看到了,无论是读书随笔,还是说人说事,我都竭力找到角度,发人所未发。如《唐浩明与潘旭澜》一文,原本是岳麓书社出了唐浩明的书,做图书宣传的凌先生希望我能写点文字。唐浩明大名鼎鼎,其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世人皆知。我找个什么角度好呢?要是写成“产品说明书”之类,那就太没意思了。这时我想到自己读过的《太平杂说》,著者是潘旭澜,复旦大学博导。我与潘老无一面之缘,也从未有过交往,但他的《太平杂说》让我难忘,让我时时想起这位长者的道德文章,于是很快写就此文。

我大致说了这些:唐浩明是研究曾国藩的大家,潘旭澜是研究曾国藩对手洪秀全的。唐浩明的曾国藩研究是以历史小说的手法,再现历史风云,把曾国藩及其家族将领以及同道胡林翼、左宗棠、江忠源、彭玉麟、李鸿章等等,刻画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而潘旭澜的研究方法是以史料为依据,先从其制度入手,然后到人,如洪秀全、冯云山、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李秀成、萧朝贵等等,说人说事,直面历史,夹以议论,入木三分。在我看来,唐浩明与潘旭澜实际上在做着同样的研究,他们把一百多年前的生死“对手”请出来,只是手法各异。他们一个偏重于感性,一个偏重于理性,路径不同,目的却是一致的。他们好像开凿一条穿山隧道,一个从南面掘进,一个从北面掘进。如今隧道打通了,只是没有庆典,而他们的学术良知和道德勇气是值得称道的……

文章后来在多家报刊发表。潘先生读到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那个版本,读了就给我写信,视我为知己。我回信说,您老一辈子研究文学,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但将来留下的恐怕就是“太平杂说”。中国学者多于牛毛,真正能留下东西的屈指可数。你老做的是真学问——也应了这句话:只有真问题,才有真学问!后来,潘老每有关于“太平军”的文章发表,总是复印寄我一份。2005年见我出任《随笔》杂志特邀副主编,他给我写信道贺说,“由你出任《随笔》特邀副主编,很好,很好。”潘老是2006年7月去世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我们成了忘年交。后来我编书,曾想推出他的《太平杂说增补本》,但未能如愿。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想写篇怀念他的文字,迄今却未能动笔。就此机会,先写上这么几句,聊作纪念。

这里还要说到一个人,就是生养我血肉之躯的母亲。在我编辑这本书的时候,正是母亲最后的日子。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我没能多陪陪她,这是我心里永远的痛。我曾写过一篇《愧对母亲》的文章,说了我对母亲的深深忏悔。我原以为,多给母亲一些钱就是孝敬了,可母亲需要的不是这些。如今母子天人两隔,我在这里念她,不知母亲九泉有知乎!

最后还要感谢南京晓庄学院邵建先生的好心推荐,使台湾学者、出版人蔡登山先生得见此书稿,并在收到书稿后的第二天立即回复:“大著我们決定出版,而且会很快推出。”我很庆幸与蔡登山先生的缘分。

最后还要告诉读者朋友,本书在秀威出版过程中,因受篇幅所限,拿下了七万余字的《对话——现代与传统》一辑。该辑有与杨小凯、冯象、刘军宁、王炯华等著名学者的对话,容后补充整理成卷,也将由秀威出版。也许下一本书,更值得期待。

                                         2006年12月于长沙,2008年3月改定

 (说明:此书2008年10月由台湾秀威出版公司列入“世纪映像丛书”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