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继东的博客

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编辑,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等。

向继东,资深编辑,湖南溆浦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编辑文字,也写些文字。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历史深处有暗角》等。主编有“新史学丛书”、“回望文丛”、“亲历历史”、“名家精品年选系列”及《革命年代的私人记忆》、《公民的眼光》、《中国文史精华年选》、《中国杂文精选》等多种。曾任《随笔》特邀副主编。联系方式:xjd53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痛悼吴老  

2013-03-27 23:00:24|  分类: 其人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继东

前天下午收到一份快递,拆开一看,是吴江夫人“邱晴率众子女”寄来的讣闻,告说吴江老已于1113“走完了他的人生”。

吴江老生于1917年,比我父亲还年长两岁。我们交往至少有十几年了,无论打电话,还是写信,我都称他“吴老”。得到这个噩耗,我先是一怔,然后释然了。人终有一死,他毕竟活到96岁了。

吴老与我的通信至少有几十封吧,写这篇小文时也没来得及全找出来,但他赠我的十几本书,现在都摆在案前。吴老送我的第一本书是《社会主义前途与马克思主义的命运》,时为20015月;最后送我的一本书是《吴江别集》,时为20121月,并题签:“向继东同志留念。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本集子了,谢谢你的文章。”此书里,吴老有篇《我们应当记住》的文章,附了我发表于《书屋》杂志(2001年第4期)的《重读赵丹的遗言》,并加[吴按]说:向继东这篇文章“……写于1999年岁末。通过这个个案,对于理解我在这里提出的问题是有益的……”

就在收到《吴江别集》赠书不久,也可能是我写给吴老的最后一封信。此时,因我和葛剑雄、丁东三人主编《当代学人自述》,我把“征稿函”打印寄他一份,希望他也能为这本书撰稿。过了大约半个月,吴老没有回,我就打去电话,问他是否收到我的信了,吴老说收到了,但现在要写稿可能困难了(这次通话,听他嗓音依旧洪亮,哪知说走就走,当时一点预感都没有)。我说:您老如果没有精力写,我就从您的《政治沧桑六十年》里摘编一篇,然后寄给您自己定稿如何?他非常爽快地答应说:“那好,由你随便摘,最后让我看一下就行了。”但遗憾的是我至今还没有摘出来。在《当代学人自述》第一辑即将出版之际,我感到有点愧对吴老的信任。之所以迟迟未动手去摘,是因为签约此书的南方某出版社因故不顺,选题被搁置,最后我们只得找到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该社很给力,很快敲定选题,并且三个月就出书。

现在思想文化界有“左派”“右派”之说,也有人说自己“超越左右翼”,其实在我看来,可能不是左就是右,而读吴老的书,觉得他老人家倒是适中的。吴老思路清晰,文笔简练老到。如今很多所谓的“笔杆子”,只会制作“正确的废话”,而吴老总是新见迭出,全然没有套话废话。我曾写过一篇《李慎之现象》,把三四十年代参加革命的那一代知识分子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马克思主义教条派(如邓力群等),一类则从马克思主义走向了自由主义(如李慎之等),还有一类就是马克思主义修正派——不是马克思错了,而是我们自己误读了马克思。我觉得,吴老也许属于“修正派”——这从他的《社会主义前途与马克思主义的命运》、《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沟通论》、《马克思主义是一门大史学》和三卷本《吴江文稿》也许能看出来。吴老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著书,著作等身,但他在改革开放后这30年的著作,应该说历史的一部分,百年以后研究这30年,也许吴老的书是不可不读的。

吴老活到老,学到老,思考到老。去年底,《文汇读书周报》发表他的《谈“实践的思想路线”》长文,他给我打来电话说,你一定看看,那里有我最近的一些思考。当然他也发表过《慎言“民主的普世价值”》,引起思想界争论。他知道有人辩驳,但很快他又写了《“普世价值”索解》,文中说“民主有始有终,它取代专制独裁,将来也将被‘自由人联合体’之类所取代”……不管你同意他观点与否,都不得不承认他一直没有停止思考。

四年前,我在台湾出版《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因为样书不多,考虑到吴老年龄这么大,当时就没有寄给他。后来我电话里提到这本书,吴老说:“那怎么不送我一本?”这时我不得不送他了。书寄出十多天,吴老就写来一封信:

 

向继东同志:

《思想的风景》一书前日收到,昨日已翻阅几篇(因目力不济,看得粗),今日给你写信。

我很少读到你的作品,这大概是你寄给我的第一本书,至于关于赵丹的那篇文章是例外。你们这一代在特殊的惊风(涛)骇浪中长成并生活,没有时间(也没有环境)能够坐下来进行学术研究和理论研究,现实迫使你们关注当前发生的事并引发你们的思考,所以现在的杂文、时论占优势。

你这本书是以人物命运写当代痛史,虽然零散,但集合起来就是当代史,是很有价值的。至于什么是现今的自由主义,顾准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就不可能深入研究阐述了,读者也不可能从你们那里弄清楚这些,这是一种局限。目前大致也只能这样:短兵作战,记下一事算一事,但仍露出了思想锋芒。你所写的人中,《华国锋时代:一封信和一个人之死》是独特的一篇,一个小学教师,不是文人,但写出了那样一封信,可见我们时代对人的思想的触动达到了多么深刻的程度。多谢你寄给我一本佳作。

专此敬祝               编安

                                    吴江   2011年5月6

 

读了吴老的信,我很感动。他那么大年纪,居然真的读了,并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还有一点令我难忘的是: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说又在编什么书,他说:“你还是能写的,你应该多写一些。再怎么编,都不是自己的东西。”他的意见,竟然和我所尊敬的前辈钟叔河先生不谋而合,虽是批评,实为激励我多写。我很快就要退休了,也许属于自己的时间多了。我会多写的。

吴老家人“遵其遗愿,一切从简”,致使他去世十多天了,网上搜索“吴江逝世”居然还得不到任何信息。但愿人们不要忘了,他就是当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启动者、运作者和组织者之一啊!没有他们的努力,也许我们至今还笼罩在“两个凡是”的阴霾下……

愿吴老在天之灵安息!

                                                                                                        20121125匆草

 

  评论这张
 
阅读(10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