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继东的博客

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编辑,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等。

向继东,资深编辑,湖南溆浦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编辑文字,也写些文字。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历史深处有暗角》等。主编有“新史学丛书”、“回望文丛”、“亲历历史”、“名家精品年选系列”及《革命年代的私人记忆》、《公民的眼光》、《中国文史精华年选》、《中国杂文精选》等多种。曾任《随笔》特邀副主编。联系方式:xjd53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杂文那些事儿   

2015-12-21 21:30:05|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2015中国杂文精选》

                                       向继东

 连续九次为这本年选作序。

这年头,做一件事,坚持九年,且始终如一,是值得自我安慰的。九年对一个人,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了。人生不就是那么几十年嘛!

九年里,眼见得起高楼,眼见得宴宾客,眼见得楼塌了。世事无常,浮生如梦呵。

有朋友著书《当代杂文30年》,从1984年《杂文报》创刊写起,写到2014年《杂文报》停刊。这30年,关于杂文的事,点点滴滴,他写了近30万字,梳理了30年来杂文生存之状况,鸟瞰杂文界,视野开阔。如果照他的写法,我这九年的见闻,至少也得写几万字。经历过那么多,记下“立此存照”,也许有益于来者。

可我没有朋友那么用心,也没有那么多准备,我只记得切切实实的一件事,就是《杂文报》的停刊。那些年,自己做副刊编辑之余,也偶尔写一点。本来自己有阵地,真名不便多发,起个笔名发也是可以的,可稿子送上去总是被删,有时甚至删得面目全非,于是就想到给《杂文报》投稿。《杂文报》英年早逝的李恩柱兄,以及刘晶、李确兄等就曾发过我不少稿,还得过他们的一个什么奖。《杂文报》停刊消息发布后,不少作者在网上撰文为其送行;我虽有所感,当时却未有回应。而今在此提及,也算是向远去的《杂文报》致意。

还有,风风火火的《杂文选刊》,从月刊到半月刊、旬刊,最后又悄然回归月刊,也是这些年的事。其鼎盛时期有“专版撷英”,当时鄙人主持的副刊老被相中,让我写过多次“编辑手记”配发——虽有一次约我写了,却并未发出来;但不能怪他们,只怪自己分寸没拿捏好。那时,《杂文选刊》还多次邀请我外出参加活动,可因忙于公务,竟然一次也没有去成,错过了结识杂文界各路豪杰的机会。可《杂文选刊》创刊15周年笔会,我参加了。记得曾应约写了几百字,题目有点大,甚至有点大得吓人——《革命、全球化与杂文》;也许还没跑题,这么多年来没看到与我“商榷”者,倒见有人引用鄙人的话论证其主张。二十世纪的潮流是革命,二十一世纪的大潮是全球化,或者叫工业化、信息化、数字化……在这种大背景下,杂文何去何从?杂文人又该怎样坚守?确实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此刻面对键盘,似乎什么都想说,可又觉得什么都不必说了。说了也白说。

写就这篇文字时,得阮直先生转来辽宁省杂文学会成立的消息,似乎杂文正堂而皇之在繁荣。其实在我看来,杂文生长环境日艰。每年编这样一本小书,总是捣来捣去折腾。对于杂文的明天,我勿敢妄断。当然以历史的大眼光看,结局或开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但愿杂文不要缺席。               

                                                          2015122于羊城

                   (此书20161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附: 2015年中国杂文精选》目录

                                    世相

老外傻不傻?                        孙贵颂

谁能“一步登天”                    汪金友

杀母自杀扯开的社会之伤              宣金学

“感动”之外的寻思                                林永芳

别扰了余秀华的适意栖居              刘效仁

不敢接电话                                       

不想当环保局长                    

人性的黑洞                         周东江

一个县委书记为什么能“带坏一座城”   滕朝阳

劝你不要任性                        汪 强

杂文界的败类                                           汪金友

不知道你信不信善恶有报                         李月亮

《平凡的世界》最初何以受差评        刘效仁

如此“旗”“马”                                  

“指出”和“搬出”                                徐迅雷

国人不成熟的十个表现                 

公共恶俗“染脏”社会                皮艺军

错案是怎样炼成的?                                柳士同

怎么当个好医生                                        

沉渣再泛起与精神雾霾症                        齐世明

中国范儿                         许家祥

诱鼠记                            

老板,你能请我父亲吃顿饭吗                    

杂感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                 龙应台

健康强迫症(外一篇)                               

鲁迅和“吃人”                                         房向东

镜子(外一题)                       连  

说“开会”                                                朱铁志

从“掷瓦砾”到“放鞭炮”              

现在只剩一把尺子?                                   周志兴

谁杀死了我们的幽默细胞                            周云龙

汪曾祺居大不易                    梁由之

国民趣味,可别沙化              李景阳

“情感匮乏”与职务犯罪                         阮  直

官员的面子                                               郑少逵  

猪价与题价                                               刘诚龙

不囿专业的梁启超                                     

鲳鱼的名声                                              陆春祥

谁谋杀了“读书改变命运”             叶竹盛

愚蠢的修饰词(外一篇)             

“爱国”还是“误国”?                          

 “被拐来的天使”是个尴尬的榜样           洪巧俊

变异与突变                                                 周东江

枪口的方向                           徐迅雷

“唱廉”何如“守廉”                            张桂辉

麻将人生                                                    蒲继刚

石斋闲言                              

随想

走在别人的路上                      阎连科

做个有“祖”的人                    王开岭

所谓“规范”                                           房向东

真正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            陈丹青

告别虚伪才能拒绝平庸(外一题)          单士兵

感动与思考                       杨建业

慢慢写                                                      王跃文

小说家的历史担当                                    向继东

中国为什么没有成为非洲              吴营洲

今天为什么很多人不理解巴金?         陈思和

诚信不是一个人的事                   叶竹盛

治统的大肠                           刘诚龙

看重“自发”                          

历史学家是知识的侦探                                

中国人的生命气象                     薛仁明

回到纯粹的历史叙事                   张林华

 “绝顶便宜”                                             丁 

与儿子一起读《人生三部曲》            蒲继刚

感恩与宽容                                                     

留有余地与“留人余地”                              

人的一生应该是反省的一生                            

和氏壁及其他                                               蔡交俊

温故

张集馨的“反潮流”                                  游宇明

抄查琦善                                                    张 鸣

读史二题                                                     乐 朋

王夫之一字评三国君主                               王春南

萧铣这个人                                                  刘吉同

朱熹不是状元                      宋志坚

吕思勉遭遇“危害民国罪”                        韩三洲

1947年的物价                                             傅国涌

遗恨终天之“默”                                       宋志坚

傲慢的铁匠和他的邻居                                 茅家梁

朱德熙与高明                                              韩三洲

周作人的挽联                          丁 辉         

曹雪芹为什么迁居西山                  吴营洲

盛世才送礼                                                   游宇明

纳粹时期的爱因斯坦                      

卡扎菲和他的“小绿书”                 程映虹

历史上的偷书贼                      孙玉祥

县州养罪羊                                  刘诚龙
永远的遗憾                                  侯志川
个人文本的历史价值                          赵健雄

秦始皇与“泡菜”                                           

《兰亭序》的白璧微瑕                                   刘兴雨

戚继光为何晚景凄凉                                       刘兴雨

将军坐在钱眼里                      晏建怀

钱都去哪儿了?                                               王国华

殷洪乔轶事                              

光绪皇帝学英语                                              洪振快

视点

我们需要仪式化的“忠诚”吗?            

凡事都想国产化是一种病                               廖保平

应该研究生态破坏史                                       王彬彬

世上只有两种语言                                            

笑话的社会功用                                                

重要的事情其实并不重要                                介子平

不管多大风浪,唯有文化是海                         周志兴

大地不是改造对象                         

比愚蠢更可怕的是甘于愚蠢                 

富裕该如何定义                          党国英

稻草的捆绑术与山头的帮派圈                          

“稻草的价值”的价值                  金 新

吁请科幻进课堂                           房向东

对美化汉奸的歪理说“不”                              张桂辉

废科举何罪之有                                                刘绪义

“他怎么可能不晓得?”                                  夏学杰

一代人的精神性死亡                       施京吾

(交稿162篇,出版社审稿后得113篇。其实,被删去的那几十篇才是最好的,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9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