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继东的博客

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编辑,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等。

向继东,资深编辑,湖南溆浦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编辑文字,也写些文字。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历史深处有暗角》等。主编有“新史学丛书”、“回望文丛”、“亲历历史”、“名家精品年选系列”及《革命年代的私人记忆》、《公民的眼光》、《中国文史精华年选》、《中国杂文精选》等多种。曾任《随笔》特邀副主编。联系方式:xjd53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要的是“另一个味儿”   

2015-12-24 21:16:38|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的是“另一个味儿” - 向继东 - 向继东的博客

 

——花城版《2015中国杂文年选》序

 这是一本杂文,所以话题先从“何为杂文”说起。写这篇小序时,我曾想偷懒,就拿收入本书的吴营洲先生的《关于杂文》做代序,后来把它做了本书的压卷之作。有道是:文章要“凤头猪肚豹尾”;对一本书来说,又何尝不是呢?吴先生的文章,在我看来至少说清了三个问题:一是什么样的杂文才配叫好杂文,二是杂文的“文”是什么,三是杂文和时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这样说,也许有人会以为这是象牙塔里的“高头讲章”。其实,我向来就厌恶那些貌似正确的“高头讲章”——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又怎会推介它呢?吴先生识见独具,读后茅塞顿开。也许,这是近年来杂文批评界难得一见的妙文;无论你赞同与否,你不得不与他一同思考当下的杂文状况。当然,对于吴先生的“封笔”说、以及“三缄其口”的主张,我是持保留态度的。在如今这样的语境下,无论怎样,有人说总比没人说好。我相信杂文是死不了的,它也会随时代的演进而渐变。要是真的“别了杂文时代”,我手写我心,岂不快哉?

 杂文不是美文,却是教人聪明、不犯糊涂的文字。或发自心灵的反思,或诘问明天,总是直面现实的;字里行间,浸透着愁绪和关怀。至于篇幅的长短大小,也无论体裁如何,我觉得是不重要的;但总有人以为杂文就是一两千字的小玩艺儿。记得我为某出版社编杂文时,曾有一次试着编了些不拘体裁和长短的文章,结果都被删掉了。我没问删的理由,他们也没告诉我;但猜想,他们要的就是所谓的“正统”吧。

 在本书编选中,我做了一些新的尝试,以加强可读性、以及文字寓意的丰富性。譬如第四辑,意在提倡如何从过去的人和事上吸取智慧。因为日光之下无新事——过去发生的事,今后还要发生;现在发生的事,过去都曾发生过。譬如第五辑,多是长文,或多题合并,相得益彰。应该说,这些文章都有独到的视角和见解。当然,这种追求效果如何,只能让读者朋友去评判了。

 最后交代一下。我与花城是有缘分的。十多年前,我曾客串《随笔》杂志,于是就有了“文史精华年选”、“民间记事年选”的合作,后来这两个选题因故都停了。今夏某一天,原“民间记事”责编突然给我电话,要我给他们编今年的杂文,我说你们不是有人在编吗?她说他们想要另一个味儿的杂文。“另一个味儿”?什么味?自己行吗?诚惶诚恐,当然没答应。8月底的一个下午,责编又打来电话,其态度之诚,让人盛情难却了,最后只得应诺一试。

 但愿读者觉得这的确是一本不一样的杂文,并喜欢它。

                                                                                                              向继东

                                  2015年12月6匆匆于羊城寓所

                             (此书将由花城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附: 2015中国杂文年选》目录  

辑一 

不要一看到官员自杀就想到“畏罪”     

无声者的呼号                                          

活着之下                                              刘诚龙

当面批评,说的听的都尴尬                 侯志川

机关门与地狱门哪个更难进                 孙贵颂

我是那个感受黑暗的人                         阎连科

“二奶杀手”的危险博弈                      刘效仁

作家还有没获奖的吗?                      

乡村的自杀与他杀(外一题)              赵健雄

我反倒同情今天的后生                         陈丹青

小偷手书“清官”的启发及其他          茅家梁

司机师傅的自信之路                           

不要做这样的中国人                           冯学荣

漳州爆炸污染与唐宋蝗虫报告            刘吉同

法治中国                                             陈秋实

我们为何很现实                                  

伪大师的“合影神功”与“明星戏法”    周湘华

中国人的信仰去哪里了                         

“斯坦福监狱”并不遥远                      林永芳

假话与废话                                           夏康达

辑二

学与商                                                   钟叔河

牛心与野猪肚                                        

倒在官场上的诗人                                洪巧俊

当违法成了寻常事                                王晓明

“我们不再受骗了”吗?                      柳士同

谁比动物更凄凉                                     王国华

不要丢掉对手艺的信仰                          单士兵

喧嚣与失语并存的时代                         许知远

痛点很低毁了艺术                                廖保平

从三味书屋里那幅画说起                    

“附近的人”                                        唐吟方

朱光潜的自知(外一则)                       

读《金瓶梅》二题                                 

蒲松龄告阎王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                    杨建业

官心病                                                 徐迅雷

祸起优越感                                          鄢烈山

“勒停局席”是一剂猛药                    茅家梁

反腐要让民众有“获得感”(外一题)   

中国人从此美丽                                    

假如乔布斯在中国                              蒲田广隶

私人日记的公之于世                               

“伪道学”与“真性情”                      

这个时代在变,而有些东西不变            

向死因致敬的主持人                                

好人是如何变坏的?                             袁凯平 

辑三 

那些不敢说破的真相                          

如何重建我们的伦理与信仰              许纪霖

有关经典的加减法                               韩少功

礼义之“礼”岂在大礼厚礼               宋志坚

权力的魔戒                                          

我们要向古人学习什么?                     

有些人是没底线的                                

钉子与“钉子户”                               孙贵颂

我们为什么需要信仰?                         何光沪

限定“西方价值观”避免不必要纷争     

相信青年                                                单士兵

对文化的敬畏之心令人敬畏                   

没有批评的社会最危险                          马九器

与儿子谈生与死                                    蒲继刚

“知识分子”吴用                                蒲继刚

文化嫁接与顺应天性                            安立志

如何消解“知识的无力感”                刘效仁

庞德心目中的儒家                                柳士同

如何实现社会有序稳定                         于建嵘

怀念一种好风俗                                   

《红与黑》阴影下的路遥                   马长军

荣誉是个什么东西                              马亚丽

由“文化内涵”说开去                        李志远

辑四 

小议沈葆桢                                        

“东方睡狮”考辨                             智效民

官家的御碑与石匠的良知                

革命党人的小辫子                               

“乱穿衣”背后的社会变迁                

宋朝真有那么好吗                               宋志坚

唐朝的大赦与不赦                               刘诚龙

庆亲王奕劻的“门帖”                        

谏,不过是一个权力游戏                     

严嵩也曾反对奸臣                                刘兴雨

知县的老家在哪里                                刘吉同

盐商与“吃大户”                                王国华

蔡锷减薪记                                        刘诚龙

想起宋教仁                                       傅国涌

民国文献中的成都米荒                       

盖棺难定盛世才                                    梁由之

赵树理最恨什么人?                            

珍惜低调理想主义遗产                       傅国涌

舞剧《宝莲灯》的一次托举               韩三洲

陈少敏与刘少奇                                 

“反右”中的吴宓                               鲁建文

王首道曾为前妻遭遇流泪                    韩三洲

 “梁璧辉”释义                                 王彬彬

我忆,我思                                        

胡适的“利息”                                    李兴濂

蒋经国“打虎”                                    

牛奶会有的, 面包会有的                      程映虹

艾森豪威尔的入党                                  郑少逵

曼德拉教会了我们什么                           蒋露霞

尼雷尔和他的“乌贾玛”公社                  程映虹

可怜的查理                                              

辑五 

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资中筠

向前看与向后看                                  陈四益

论贾宝玉亲自系裤带子                   

胡适与太平洋战争                            

费孝通的一封信                                

“文夕大火”后的一副对联              韩三洲

事关曾国藩                                           王春南

条例,还是斧头:保护产权的两条路径   

曾彦修:政治道德的典范                   邵燕祥

与吴海先生辨“正直”                      鄢烈山

谭其骧的儒学观                                向继东

秦始皇的盛世情结                             王重旭

小县城的野心(外一题)                  马长军

“书法课”和“繁体字”                  房向东

关于“杂文”                                    吴营洲

     

 

 

 

  评论这张
 
阅读(16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