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继东的博客

不说没有根据的话

 
 
 

日志

 
 
关于我

资深编辑,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等。

向继东,资深编辑,湖南溆浦人,生于20世纪50年代。编辑文字,也写些文字。著有《生活没有旁观者》、《思想的风景:近代思想史另类阅读》《历史深处有暗角》等。主编有“新史学丛书”、“回望文丛”、“亲历历史”、“名家精品年选系列”及《革命年代的私人记忆》、《公民的眼光》、《中国文史精华年选》、《中国杂文精选》等多种。曾任《随笔》特邀副主编。联系方式:xjd5311@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杂文人的坚守:《2016中国杂文年选》序   

2016-12-13 21:11:30|  分类: 序与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人的坚守:《2016中国杂文年选》序 - 向继东 - 向继东的博客

  

( 附:花城出版社《2016中国杂文年选》目录,2017年1月出版)

                              向继东

好几年前,我曾戏言“告别杂文时代”,当时有人担心,没有了杂文可咋办?其实,也不是说告别就能告别的。这些年来,我们仍然生活在杂文时代。虽然难免陷于表达的困境,好杂文不多,但杂文人坚守的身影还是不难发现的。

似乎可以断言:鲁迅的时代永远过去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不会出现第二个鲁迅。杂文何去何从,常有人探讨。有个杂文界的朋友主张学好理论”,“加强自我修炼”,杂文要“正能量”,要“永远向太阳”……我觉得这是值得商榷的。杂文向来不是生长在庙堂的,就其本质,决定了它的在野性。否则,那还叫杂文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杂文家都加入了合唱团,杂文也就没有了。

编杂文年选多年来,我一直秉持大杂文的路数,无论其写法和篇幅如何,只要言之有理,尊重常识,自圆其说,我都会拿来。但要说明一点,最后书本呈现的状态,往往不是编者能够控制的。

我比较喜欢有自己独见的文章。其观点或材料,也许见仁见智,有不同看法,但我们不能回避它所提出的问题。顾准是20世纪下半叶中国难得的思想家,我曾受其影响。其著作常置案头,间或拿来翻读,觉得受益不少。这里收录的顾准思想的局限》,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收了进来。我想,无论伟人或名家,只要把他当作人去审视,不当作神去膜拜,也许我们会得到一个新的视角,看到被忽视的另一面——当然也可能是片面的,但这不要紧,无损于本来的他,因为其存在是客观的。

今年杂文界的一大损失,就是著名杂文家朱铁志兄走了。他正年富力强,却在6月的一个夜晚和家人和朋友不辞而别。其生前友好说,他自缢的原因可能是抑郁症或者理念与现实的冲撞。

我与铁志兄是见过一面的。大约是2005年,我客串《随笔》杂志出差北京,约了他和张心阳等兄小聚。感到他人特别好,十足的谦谦君子,平和近人,全然没有大机关“居高临下”的那种架子。我编杂文十年了,每年都向他索稿,他都给了稿,一般都是两三篇。他发来稿件时总会捎上几句:“……遵嘱奉上拙文几则,供兄选择。如果不合要求,千万别迁就。我很清楚,自己写得并不怎么样。” 他早年那些文章写得很有灵气,也写得多,后来身份上去了,文章却写得少了。我也理解他的难处,在他那样的位置,也只能那样了。我偶尔给他电话,说到当下的种种,我们不禁感叹唏嘘。我要他利用自己的方便把这些真实的民意传达上去,他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

编这本年选时,我在网上搜他的文章,但一时没能找到合适的。关于铁志兄,我也许还会写到他,这里先写上几句,也是为了对他的纪念。

是为序。

                                                   20161211日于羊城

                       附:《2016中国杂文年选》目录

                                       (花城出版社最终审定目录)

                                 辑一

拿什么拯救我们的论文                      刘效仁

可杀10头牛办婚事的“细则”                

谁让我们陷入两难境地                       刘兴雨

100只“老虎”                          徐迅雷

县大院里的“官一代”                      刘吉同

“论文大国”与抄袭学(外一题)           齐世明

驴的悲剧及其他                            陆春祥                     

 “芝麻”为什么开不开门                      王重旭

狼的另一面                                   孙贵颂

                                          

混世哲学在败坏劳动品质(外一题)            

爱国青年打爱国青年,国怎么想                 廖保平

无方可治众生痴                               郑少逵

 “贪官里的贱种”                            刘效仁

 “江湖”就那么难舍?                          柳士同

另一种蓝天白云                               许家祥

别拿“报复社会”做恶行的挡箭牌               林永芳

谁来拯救高考工厂里的“浮士德”?            马长军

救灾一景何其相似乃尔                        徐迅雷

                    辑二 

德国人缘何再版《我的奋斗》                  

三分之一的“真话”                         宋志坚

 “危言”与“言孙”                         叶匡政

大理裸拍与网红之死(外一题)              洪巧俊

两面邹忌                                 宋志坚

说“猴”                                   

得(三则)                             

可怜可恨说王婆                             刘诚龙

有这样两所中学                         杨建业

漫话电影(二题)                      

色是头上一把刀(外一题)                  董联军

狗不需要穿马甲                          孙贵颂

官监与民监                              

癌变故事(外一题)                       周东江

 “课孙”与“老年漂”                    聂鑫森

这次第,怎一个冷漠可概括?               张林华

伪作满天飞                              刘诚龙

斧正及其他(外一题)                    茅家梁

华而不实,耻也!                        

雅贿与雅媚                             张桂辉

复仇的故事(外二题)                  

“脱离关系”的话题                    

说“天价”                            

                    辑三

慢生活的哲学                         叶匡政

非为主义  只为良心                    张心阳

台湾流行“第六伦”                    

尊严的重量                           赵宗彪

为什么要给领导画好“护身圈”?        安立志

文人四慎                              孙贵颂

请撕掉“留守儿童”这个标签            马长军

在脸面上“打草稿”                    茅家梁

头羊(外一题)                        王国华

活力在“活”                         

说“难得糊涂”便是糊涂                 汪强

《红旗谱》与《金瓶梅》                 韩三洲

 “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疑似耍猴(外一题)                     于文岗

让周瑜开心                              朱大路

娜拉走后的挪威(外一题)                赵健雄

行军蚁“死亡漩涡”的启示               

“看守”大学的人去哪了                  游宇明

朱贵推举林冲上梁山背后                   彭伟栋

灵魂“加减法”                           张桂辉 

                    辑四

曾国藩为什么不做皇帝?                     唐浩明

李鸿章在炫耀什么?                         安立志

《常识》的风光和潘恩的落泊                  

《史记》《汉书》“富豪榜”透露的信息          黄波

许绍“抗旨”随想                           刘吉同

柳青的晚年                                邢小群

《雷雨》首演在日本                         鲁建文

私有的性(外一题)                        

大树底下少乘凉                              

白乌鸦与黑乌鸦                             

细节中的甲午战争                           游宇明

日本知识界对“文革”的反应               

马屁的尺度                                

孙文与张作霖                              商昌宝

胡适的一枚“止酒戒”                      鲁建文

夏衍与猫                                 裴毅然

拿破仑:小丑或者伟人?                   鄢烈山

托尔斯泰:我不能沉默!                   唐宝民

戈培尔与希特勒之比较                     马亚丽

蔡锷与袁世凯                            李新宇

唐太宗的“彀”                           

晚明李贽的铁粉                         鄢烈山

商鞅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黄波

古代贪腐的层级                          理钊

秦孝仪与蒋介石遗嘱之谜                 韩三洲

真相难寻                              魏邦良

与胡适研究相关的一些事                 

拍案读史                               

                         辑五

 六十年未读《金瓶梅》                 靳树鹏

读一部“后现代”小说                  陈四益

取消死刑为什么是错的                  胡文辉

顾准思想的局限                         

尊重与容忍他人才有自己               

曾国藩之臭与香(外一题)                

重读《鲁迅全集》                      王春南

试论古人的“亡国”之叹               

如何构建和守住道德底线                柳士同

科学家和政治家是不同的“家”           侯志川

“清流党”有几成亡国之责?             张林华

坚定的爱老婆主义者(外二题)         

 

 

 


 

      

 

 

  评论这张
 
阅读(2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